Indigenous Gospel Ministry, are you on or not?
原住民福音事工,你On 不On?​

written by BOE committee of MSIP, Rev. Ling Yaw Jye (only in Chinese version)

砂拉越华人年议会布道部属下的原住民小组,多年来积极传递原住民福音事工的使命,用诸般的智慧,在原住民的长屋进行福音使命。莱特曾说明“使命不是为教会而造;相反的,教会是为了使命而造”(Christopher J.H. Wright,上帝子民的宣教使命,37)。

因此,布道部属下的原住民小组的先辈们在传递原住民福音事工时,清楚知道教会存在的目的,就是要继承福音使命(原住民福音),将福音传遍(也当传入原住民的长屋),为基督耶稣作见证(使徒行传1:8节)。感谢主,如今全砂约有36间堂会参与原住民长屋认领事工。截止2020年5月份的统计,在各堂会共同努力之下,正认领112间长屋,持续性的关心长屋的敬拜生活。

何为长屋认领呢?是否与现今的国语事工一样呢?按着过去的历史记录,因着行政上的安排,布道部将属下的原住民事工一分为二:

  1. 原住民小组:华人教会的弟兄姐妹,进入长屋,进行福音事工(参原住民小组组长,李国华简介事工)。
  2. 国语小组(现今的国语部):堂会弟兄姐妹在自己的堂会进行原住民事工,将原住民带入华人教会,牧养及栽培原住民,成为门徒。

在关心各堂会进行认领长屋的事工时,小仆发现各堂会多年跟进后,都有明显的果效,是值得赞赏及公开表扬弟兄姐妹辛苦而得的属灵成果。然而,跨文化的进行福音事工,也有不足之处,成为我们的期盼,只愿福音有效的传入原住民。

(一)长屋事工的赞赏:

(A)好友关系:

在进行原住民事工时,短宣队及堂会的负责人员都会固定的前往已信主的长屋,进行崇拜及主日学事工。因着福音使命,小仆发觉弟兄姐妹跟长屋居民都打成一片,熟悉每间长屋的状况,滚瓜烂熟(甚至连长屋的厕所都可以详细形容)。曾经透过短宣队拜访长屋时,小仆一到达门口,长屋屋长及居民都热烈欢迎(小孩子跑出来帮忙短宣队拿行李),预备膳食(刚到长屋,就有茶水接待),共同配合崇拜事宜。偶尔,周边的长屋看见我们时,也主动提出邀请,希望短宣队/堂会长屋事工小组景来也拜访他们的长屋。

在疫情中,好多堂会知晓长屋居民难熬疫情的冲击,都在第一时间购买物质(动用堂会的资金),将日用品送到长屋中。只愿透过微薄的力量,能给长屋居民感到我们的关心。在联系中,负责长屋事工的负责人都倒背如流每家长屋关心的住户(pintu),说明他们的情况。

弟兄姐妹,若不是友好的来往关系,怎能发挥爱的行为呢?这让小仆想起约翰一书4章21节说:“爱神的,也当爱弟兄!”感谢主,我们爱了我们的好弟兄(原住民朋友),挥洒了基督教精髓-爱!

(B)固定敬拜:

现今的堂会,都采用基本敬拜法则:每周至少一次崇拜、祷告会、团契、课程的概念,进行牧养。小仆年少时,在母堂也是因着固定性的敬拜法,在崇拜学习庄严的礼仪中敬拜,在祷告向神倾诉,在团契与人建立关系,在课程深入学习基督教真理。进入大学时,也在教会安排的小组查经,栽培属灵生命。可见的,固定性的敬拜,是信徒成长的途径。

当与长屋居民有了美好的关系,堂会长屋事工小组都固定性的前往长屋,带领居民过敬拜的生活。有些堂会在百忙中,都采取每月一次/每月两次/甚至每周的机率前往长屋,带领崇拜及主日学。然而,长屋居民在熟悉固定的敬拜生活后,都会刻意调整时间,安排参加每一次的崇拜。有些堂会,从参与至今,都超过10年,不中断的陪伴原住民,齐敬拜神。

希伯来作者提醒你我,不可停止聚会(来10:25)。这经文原本的字义是提醒已经信耶稣的人(因基督的血-来10:19),不可离弃(停止)原有的聚会。目前长屋事工的地点多数处在郊外的地区。而这些郊外的长屋,常常都渴望福音,但却没有牧者带领聚会,导致离开了原有的敬拜生活。因此,某间堂会一个月两次带领团队,前往耗时两个小时至三个小时的长屋,带领居民敬拜,再回到市区。有时回程到达堂会时,都已经深夜了。

在此,原住民小组对这般弟兄姐妹的付出,深切感恩!他们所付出的,才促使原住民有固定的敬拜生活!

(C)密切合租:

在原住民服事的当儿,常会有会友问:“这不是伊班教会的事工吗?”,“为什么我们华人要堂会要参与?”,“这样做,教会之间会吵架吗?”。其实不然!

2016年,原住民小组与当时年议会的会长,苏慈安牧师紧密商讨后,针对砂拉越原住民面对“I”化的挑战,就拟定一份“拉让河域原住民事工架构蓝图” 。主要的范围包括:泗理街、民丹、诗巫、芦楼、桑、加拿逸、加帛等其他地区。

2017,王怀德会督召集砂拉越华人年议会、砂拉越伊班年议会及韩国卫理公会的团队(Peter Shin牧师),成立“砂拉越福音特工队(Sarawak Evangelism Task Force,简称SETF) ”,唯要把福音传遍砂拉越原住民。

其实多年来,各堂会在进行原住民长屋事工时,都已经和伊班年议会的牧者紧密合作。若是时间允许,伊班年议会的牧者都会陪同,一起前往长屋,共同履行福音使命。各教会都是因着基督的名,唯要把福音传开。因这大异象之下,众教会齐心协力,达成协议,共同把福音传开才是上策。

(二)长屋事工的期盼:

(A)决志相信,扎根信仰

记得有位参与原住民的弟兄曾与我分享,短宣队进入许久没有敬拜的长屋进行聚会时,就决定为居民进行圣餐。在诵读礼文结束后,居民纷纷上前领取圣餐。就在一如往常领圣餐时,突然有一位居民,手里拿着钱(忘了数额),走向牧者,想要用钱“买圣餐”。或许您会感到可笑。但可笑之余,这显出居民长期没有敬拜的生活,对信仰产生陌生感,从而做出错误的敬拜动作。感叹啊! 

有次进到加帛内陆考察,居民得知是教会代表前来,就表达要我们帮他“洗头(Cuci Kepala)”。莫名其妙之下,牧者解释,“洗头”需要上课程,了解信仰后,才能洗的啊!顿时恍然大悟,原来“洗头”就是受洗的意思。之后发现,长屋居民每当看见教会代表到达长屋时,就期望要“洗头”。他们认为只需要简单的仪式,听听几句信仰的劝勉,祷告了,就可“洗头”。

弟兄姐妹,你我都知道,要“洗头”,要进行洗礼,是需要清楚明白信仰(受洗班)之后,牧者再三确认您的心志,才能进行洗礼。神圣的洗礼,怎能轻易而行呢?参与原住民事工之后,您就会期待每位居民能清楚明白救恩(耶稣基督的救赎),从而相信基督。传福音进入原住民时,我们也希望所有接触的居民,不再随从祭拜仪式(Miring),转向耶稣,扎根成长。

(B)刻意培训,兴起门徒

在参与原住民事工的过程,曾经听闻弟兄姐妹不同的疑问。例如:“华人教会参与原住民事工这么久了,几时要放手呢?”,“几时轮到原住民来主导短宣事工?”,“几时脱离经济的支持,让他们独立,集中我们华人教会的资金?”,“为什么都是那几位弟兄姐妹在负责呢?”。甚至有弟兄姐妹发出挑战,询问:“做了这么久,多少人信主了?多少人献身了?”

教会若以果效来衡量福音事工,也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。但小仆认为,需要将这些的提问,挑战性的意见,化为福音的行动力。因此,许多堂会在过去就已经进行栽培工作,例如:教导原住民带领诗歌敬拜、读经、祷告、领会等复试。然而,也在堂会开始长屋中设立长屋敬拜委员会,教导弟兄姐妹有系统性的计划全年事工,教导他们开会的技巧等。

此外,原住民小组在历经130次以上的短宣(还未包括堂会个别主办的宣教队,过去Pa Adang事工的短宣先锋队),其实已经带领多人信主。单单在每年Ulu Julau的短宣(今年第17年),就已经带领约300位居民信主(为包括堂会个别进行布道后的成果),宣教士在当地继续陪伴,进行栽培工作。然而,因着短宣队,也呼召不少的弟兄姐妹参与全时间事奉的行列。现今,原住民事工呼召了5位弟兄姐妹正就读神学、9位牧者参与牧养教会的行列(5位在伊班年议会服事)、4位本地宣教士(余爱玲、萧信安、阮斯钦、Bryan)在原住民区域服事。

原住民事工绝非漫无目的的向前闯。在进行福音使命时,弟兄姐妹都持续性的、刻意的栽培门徒。只愿更多人兴起,把耶稣基督传开。致正在培训原住民的弟兄姐妹们,在培训上或许费时,费力,费神。但一定要记得,为了福音而坚持培训,绝不是件浪费的事情。因为,您将会经历培训门徒而产生的喜乐感,满足感。

(C)紧需同工,你On了吗?

小仆曾在芦楼(Julau)服事三年。在服事期间,每年多次都需要与原住民小组的短宣负责同工配搭,协助他们前往芦楼郊外(Ulu Julau)进行短宣事工。在参与的过程,小仆曾在心里想着几个问题:“为什么核心同工就是那几个人呢?”,“为什么他们要远道而来进行短宣工作呢?”,“有必要将物质从外地运到芦楼吗?”,“没有其他人了吗?”此外,在跟进各堂会进行的原住民长屋认领事工时,许多的领袖都纷纷表达参与原住民事奉的弟兄姐妹,来来去去都是那几个人,实在不足(教会事奉量大,也造成较难全时间投入)!

原住民长屋事工,华人弟兄姐妹需要走进原住民的文化空间。虽然你我都处在马来西亚的大文化之下。但华人与原住民之间,始终存有文化差异。在进行事工时,难免会遇到些许挑战(语言、文化、习惯、方式)。或许这就是许多人听到原住民事工时,纷纷打退堂鼓的原因。但弟兄姐妹,想起早起宣教士(富雅各)、伟人(黄乃裳)、长辈(各堂会的领袖)将福音传给我们时,他们的坚持、毅力、融入我们文化的精神,是你我该效法的精神!

因此,原住民小组期盼,您若有感动(会国文即可!不会国文,也可带领简易的工作,例如:福音车驾驶员、负责膳食或陪伴队员参与敬拜。),不妨加入原住民的行列,联系您堂会的原住民事工负责人,告诉他:“原住民事工,我ON!算我一份吧!”。我们需要很多的同工(带领敬拜-吉他手、分享见证、福音车驾驶员、陪谈员),福音使命才能更有效的执行。

总结:

若您问我,每次进行原住民福音事工都顺利,都能开心收割吗?其实往往并非如此。在进行过程,期待感常常会被失落感打击。有次进到长屋分发十字架时,原定只为两三个家庭进行挂十字架的仪式时。其他居民得知后,一窝蜂的上前,也领取了十字架。见到如激昂的画面,顿时兴奋不已,迫不及待讲解十字架的意义,祝福祷告,兴奋勃勃的为各住户(pintu)挂上十字架。过程中,有一位母亲也“参一脚”,等待我们也为能为她祝福。然而,到达她的门前,眼看一堆的原住民祭拜物品与十字架同排并列的画面,充满了违和感。这就代表,原住民福音使命还需要您积极的参与,持续性的关心原住民。

弟兄姐妹,现今我们所投入的资金,人力及精力的原住民事工,是否已经感到满足了呢?砂拉越伊班年议会所牧养的350间长屋,加上韩国卫理公会的团队(Rev Peter Shin)牧养约100间长屋,再加上本会认领的112间长屋,我们是否觉得足够了呢?倘若您看看布道部干事给予的数据,全砂长屋约有6,900间,相比我们已经接触约562间的长屋(还没计算BEM教会及天主教所牧养的长屋)对比,还有92%的长屋需要你我积极关心。

看见庞大的需要,原住民福音事工似乎是个无底坑。要做到几时,没人知晓,只能尽心、尽力、尽意、尽性的参与。原住民事工,你On不On?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